欢迎您!
主页 > 小鱼儿高手论坛跑狗图 > 正文
珍宝岛事件是怎样一回事?
日期:2019-09-10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珍宝岛位于黑龙江省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平方公里,重庆招聘会门票好多钱哦?有哪几个人才市场?要体检么?,历来为中国领土。1967年1月至1969年2月,苏方入侵珍宝岛16次。1967年11月底,中国边民在珍宝岛北面不远的七里沁岛冰上捕鱼,苏军上前干涉,中国边防部队闻讯赶来保护边民,双方发生争斗,我方伤100多人,苏军伤10人左右。1968年1月5日,苏军又出动装甲车在七里沁岛冲撞中国边民,撞死、轧死中国边民5人。

  七里沁岛流血事件发生后,提出做好“军事上配合外交斗争”的准备,并强调:只有苏方开枪打死打伤我方人员时,我边防部队才可以开枪自卫还击。1969年3月2日凌晨,我军上珍宝岛待命,如苏方武力干涉我方巡逻,将视情况给予支援。

  陈绍光带着巡逻队在岛上遭遇苏军。几辆装甲车在一辆指挥车的带领下,冲着他们驶了过来。从装甲车里爬出来的伊万上尉,手里举着一根大棒子。

  接着又从装甲车上跳下来30多个苏军士兵,个个手持大棒。指挥车中钻出来几名军官,苏军中校杨辛对陈绍光说:“我看你顶多是个少尉,本来你无权和我对话,现在你们已经侵入了苏联的达曼斯基岛(苏联称珍宝岛为达曼斯基岛),我命令你们立刻退出去!”

  “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如果你不懂历史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就是按不平等的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这一段的边界以主航道划分,珍宝岛也是中国的,你们已经入侵中国领土了,请你们立即走开!”陈绍光说。

  伊万上尉见自己的顶头上司理屈词穷,便在一边说:“少跟他们啰嗦,叫他们尝尝大棒子的滋味。”

  杨辛道:“你们不了解我们的政策,我们不是帝国主义国家,我们讲和平,讲友谊,从不侵略。”

  “你们入侵捷克,不是侵略吗?在中苏边境陈兵百万也是为了和平吗?”陈绍光问。

  杨辛见几个苏联士兵正听得出神,不由火冒三丈:“不要听他的反苏宣传,全是一派胡言,把帽耳朵放下来,不要听!”

  3月2日早上6点多钟,我军边防站站长孙玉国带着巡逻队上岛了。孙玉国带着第一小组走在前面,排长武永高带第二小组走在后面。

  这时从苏联境内两个边防站开出来两辆装甲车、一辆军用卡车和一辆指挥车。车速很快,向珍宝岛急驶而来。卡车上苏军士兵头戴钢盔,荷枪实弹。他们抢先赶到了珍宝岛的东侧,挡住了第一小组边防巡逻分队的去路,并试图从三面包围我军边防部队。

  孙玉国一边向苏联边防部队发出警告,一边命令中国边防部队向岛西撤去。退到无路可退时,苏联边防部队开枪,我军边防部队6名战士牺牲。

  潜伏的侦察连开始还击。陈绍光带领尖刀班作战,多处负伤。当苏联边防部队突然开枪的时候,巡逻战士于庆阳身边的几名战友倒下了,他端起冲锋枪朝敌人冲了过去,5个敌人在枪声中倒下。他看到小树林的后面有一挺机枪正在向这边射击,战士们被机枪火力压得抬

  不起头。他抓住敌人机枪手更换弹夹的时机,一梭子子弹解决了机枪手。就在这时,从他的侧面飞来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

  于庆阳仍然向前冲了6步,手中的冲锋枪吼叫着,当他倒下去的时候,仍然保持着冲锋的姿势。

  我军边防部队发起冲击后,苏联边防部队开始向后撤退,尔后登上装甲车开始向苏联境内后撤。

  此时,第二小组遭遇了苏联伊万上尉率领的边防军,双方在冰面上发生激烈争执。

  这时,珍宝岛的中间传来了枪声,伊万上尉准备掏枪,周登国看到,立刻端起了冲锋枪。伊万正要抠动扳机,周登国抢先开火把伊万打倒,其他苏军士兵有往回跑的,有原地卧倒的。我军边防部队一齐开火,歼灭了伊万带领的7人指挥小组。

  3月15日凌晨3时,在珍宝岛上潜伏待敌的侦察排排长于洪东,看到对岸苏军的6辆装甲车开到了江边,从车上跳下来30多个苏军士兵,手端冲锋枪,在岛的东北部丛林里隐藏了起来。

  8时整,孙玉国带领着12人的巡逻队上岛,走到敌人潜伏的东北部,快要进入敌人的伏击圈了,孙玉国便命令巡逻队停下来,在敌人面前晃来晃去,就是不朝前走。苏军忍不住,向巡逻部队开了第一枪。

  5分钟之后,苏军3辆装甲车引导步兵20多人,沿着封冻的江面,向孙玉国率领的巡逻队的位置冲了过来。这股敌人正好撞在了于洪东潜伏分队的枪口上。

  9时46分,苏军第二次进攻开始。苏军正面3辆坦克、3辆装甲车引导,吸引我军的火力。

  由于岛岸太高,苏军正面的坦克无法登岛作战,引导步兵被我军火力打得抬不起头来。坦克只好停在江面上,不断用坦克上的滑膛炮向岛上轰击。

  突然,4辆苏军坦克和两辆装甲车,绕过了岛南端,从中国内河的岛西江汊上包抄过来。于洪东随即命令战士:“用四○火箭筒,敲它两炮,把他们引到雷区。”炮击使苏军发怒了,一下子就冲进了雷区,一辆坦克履带被炸断。两辆装甲车也歪倒在了江面上。苏军坦克将后面挡道的装甲车撞碎,从原路逃了回去。

  苏军的步兵几次欲冲过来抢那辆被打坏的坦克,都被我军的炮兵拦了回去。一名苏军上尉从坦克里跳了出来,没有跑出几步远就被于洪东射中。于洪东又将一颗手榴弹丢进了坦克内。苏军的中校指挥官杨辛就在这辆坦克里被炸得血肉模糊。后在苏军重型大炮接连不断的猛轰中,坦克从震裂的江面沉入了江底,不久被我军打捞出来。这辆坦克现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的展厅里。

  苏军指挥所里,边防总队队长列昂诺夫看到进攻受挫,下令让在江边待命的70多辆坦克一齐杀过江去。突然,一发炮弹准确地落在了指挥所的顶上,指挥所炸塌了。列昂诺夫还没有直起身子,一颗飞来的流弹不偏不倚击中了他的心脏。

  珍宝岛冲突爆发后,8月20日,苏联驻美大使多勃雷宁奉命在华盛顿紧急约见了美国基辛格博士,向他通报苏联准备对中国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苏联的意图非常明显:希望美国保持中立。

  可美国认为西方国家的最大威胁来自苏联,一个强大中国的存在符合西方的战略利益。经过磋商,美国得出结论:一是只要美国反对,苏联就不敢轻易动用核武器;二是应设法将苏联的意图尽早通知中国,最后“让一家不太显眼的报纸把这个消息捅出去,美国无秘密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勃列日涅夫看到了也无法怪罪我们”。

  8月28日,《华盛顿明星报》在醒目位置刊登了一则消息,题目是“苏联欲对中国做外科手术式核打击”。文中说:“据可靠消息,苏联欲动用中程弹道导弹,携带几百万吨当量的核弹头,对中国的重要军事基地——酒泉、西昌导弹发射基地,罗布泊核试验基地,以及北京、长春、鞍山等重要工业城市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核打击。”果断提出了“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方针,全国很快进入了“要准备打仗”的临战态势,许多企业转向军工生产,国民经济开始转向临战状态,大批工厂转向交通闭塞的山区、三线,实行“山、散、洞”配置,北京等大城市开挖地下工事。

  在中国人民的决心和军事实力以及美国的施压下,10月20日,中苏边界谈判在北京举行,珍宝岛事件引发的紧张局势开始缓和。

  珍宝岛事件是指中国和前苏联因乌苏里江上的珍宝岛归属问题,而于1969年在岛上发生的武装冲突。

  根据1860年清朝政府和沙俄签署的《中俄北京条约》,中俄以乌苏里江为界。由于珍宝岛位于界河之上,归属没有定论,中国和俄国(苏联)都声称拥有该岛主权。中方认为,据《中俄北京条约》,中俄边境在乌苏里江主航道上,而该岛明显在主航道以西(中国一侧)故归属中国。从1947年开始苏军开始在此巡逻。

  从1960年代初开始,中苏展开意识形态论战。随着中苏关系恶化,双方在边境地区发生了一系列冲突,据不完全统计,从1964年10月15日至1969年3月15日,双方的边境事件达4189起。

  1969年3月2日苏军发现中方有人上岛,便派出边防巡逻队上岛驱逐对方,被中方伏击,打死打伤数十人。3月15日和17日,中苏双方的边防部队在此再次发生武装冲突。苏军动用了坦克、装甲车、飞机和当时的“秘密武器”“冰雹”火箭炮。解放军使用了反坦克炮、无后座力炮、40火箭筒等轻武器和岸上的纵深炮火。双方都声称是对方蓄意挑衅,先开火。其后中方打退了对方的进攻,战斗之后中方控制全岛。

  展开全部珍宝岛位于黑龙江省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平方公里,历来为中国领土。1967年1月至1969年2月,苏方入侵珍宝岛16次。1967年11月底,中国边民在珍宝岛北面不远的七里沁岛冰上捕鱼,苏军上前干涉,中国边防部队闻讯赶来保护边民,双方发生争斗,我方伤100多人,苏军伤10人左右。1968年1月5日,苏军又出动装甲车在七里沁岛冲撞中国边民,撞死、轧死中国边民5人。

  七里沁岛流血事件发生后,提出做好“军事上配合外交斗争”的准备,并强调:只有苏方开枪打死打伤我方人员时,我边防部队才可以开枪自卫还击。1969年3月2日凌晨,我军上珍宝岛待命,如苏方武力干涉我方巡逻,将视情况给予支援。

  陈绍光带着巡逻队在岛上遭遇苏军。几辆装甲车在一辆指挥车的带领下,冲着他们驶了过来。从装甲车里爬出来的伊万上尉,手里举着一根大棒子。

  接着又从装甲车上跳下来30多个苏军士兵,个个手持大棒。指挥车中钻出来几名军官,苏军中校杨辛对陈绍光说:“我看你顶多是个少尉,本来你无权和我对话,现在你们已经侵入了苏联的达曼斯基岛(苏联称珍宝岛为达曼斯基岛),我命令你们立刻退出去!”

  “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如果你不懂历史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就是按不平等的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这一段的边界以主航道划分,珍宝岛也是中国的,你们已经入侵中国领土了,请你们立即走开!”陈绍光说。

  伊万上尉见自己的顶头上司理屈词穷,便在一边说:“少跟他们啰嗦,叫他们尝尝大棒子的滋味。”

  杨辛道:“你们不了解我们的政策,我们不是帝国主义国家,我们讲和平,讲友谊,从不侵略。”

  “你们入侵捷克,不是侵略吗?在中苏边境陈兵百万也是为了和平吗?”陈绍光问。

  杨辛见几个苏联士兵正听得出神,不由火冒三丈:“不要听他的反苏宣传,全是一派胡言,把帽耳朵放下来,不要听!”

  3月2日早上6点多钟,我军边防站站长孙玉国带着巡逻队上岛了。孙玉国带着第一小组走在前面,排长武永高带第二小组走在后面。

  这时从苏联境内两个边防站开出来两辆装甲车、一辆军用卡车和一辆指挥车。车速很快,向珍宝岛急驶而来。卡车上苏军士兵头戴钢盔,荷枪实弹。他们抢先赶到了珍宝岛的东侧,挡住了第一小组边防巡逻分队的去路,并试图从三面包围我军边防部队。

  孙玉国一边向苏联边防部队发出警告,一边命令中国边防部队向岛西撤去。退到无路可退时,苏联边防部队开枪,我军边防部队6名战士牺牲。

  潜伏的侦察连开始还击。陈绍光带领尖刀班作战,多处负伤。当苏联边防部队突然开枪的时候,巡逻战士于庆阳身边的几名战友倒下了,他端起冲锋枪朝敌人冲了过去,5个敌人在枪声中倒下。他看到小树林的后面有一挺机枪正在向这边射击,战士们被机枪火力压得抬

  不起头。他抓住敌人机枪手更换弹夹的时机,一梭子子弹解决了机枪手。就在这时,从他的侧面飞来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

  于庆阳仍然向前冲了6步,手中的冲锋枪吼叫着,当他倒下去的时候,仍然保持着冲锋的姿势。

  我军边防部队发起冲击后,苏联边防部队开始向后撤退,尔后登上装甲车开始向苏联境内后撤。

  此时,第二小组遭遇了苏联伊万上尉率领的边防军,双方在冰面上发生激烈争执。

  这时,珍宝岛的中间传来了枪声,伊万上尉准备掏枪,周登国看到,立刻端起了冲锋枪。伊万正要抠动扳机,周登国抢先开火把伊万打倒,其他苏军士兵有往回跑的,有原地卧倒的。我军边防部队一齐开火,歼灭了伊万带领的7人指挥小组。

  3月15日凌晨3时,在珍宝岛上潜伏待敌的侦察排排长于洪东,看到对岸苏军的6辆装甲车开到了江边,从车上跳下来30多个苏军士兵,手端冲锋枪,在岛的东北部丛林里隐藏了起来。

  8时整,孙玉国带领着12人的巡逻队上岛,走到敌人潜伏的东北部,快要进入敌人的伏击圈了,孙玉国便命令巡逻队停下来,在敌人面前晃来晃去,就是不朝前走。苏军忍不住,向巡逻部队开了第一枪。

  5分钟之后,苏军3辆装甲车引导步兵20多人,沿着封冻的江面,向孙玉国率领的巡逻队的位置冲了过来。这股敌人正好撞在了于洪东潜伏分队的枪口上。

  9时46分,苏军第二次进攻开始。苏军正面3辆坦克、3辆装甲车引导,吸引我军的火力。

  由于岛岸太高,苏军正面的坦克无法登岛作战,引导步兵被我军火力打得抬不起头来。坦克只好停在江面上,不断用坦克上的滑膛炮向岛上轰击。

  突然,4辆苏军坦克和两辆装甲车,绕过了岛南端,从中国内河的岛西江汊上包抄过来。于洪东随即命令战士:“用四○火箭筒,敲它两炮,把他们引到雷区。”炮击使苏军发怒了,一下子就冲进了雷区,一辆坦克履带被炸断。两辆装甲车也歪倒在了江面上。苏军坦克将后面挡道的装甲车撞碎,从原路逃了回去。

  苏军的步兵几次欲冲过来抢那辆被打坏的坦克,都被我军的炮兵拦了回去。一名苏军上尉从坦克里跳了出来,没有跑出几步远就被于洪东射中。于洪东又将一颗手榴弹丢进了坦克内。苏军的中校指挥官杨辛就在这辆坦克里被炸得血肉模糊。后在苏军重型大炮接连不断的猛轰中,坦克从震裂的江面沉入了江底,不久被我军打捞出来。这辆坦克现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的展厅里。

  苏军指挥所里,边防总队队长列昂诺夫看到进攻受挫,下令让在江边待命的70多辆坦克一齐杀过江去。突然,一发炮弹准确地落在了指挥所的顶上,指挥所炸塌了。列昂诺夫还没有直起身子,一颗飞来的流弹不偏不倚击中了他的心脏。

  珍宝岛冲突爆发后,8月20日,苏联驻美大使多勃雷宁奉命在华盛顿紧急约见了美国基辛格博士,向他通报苏联准备对中国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苏联的意图非常明显:希望美国保持中立。

  可美国认为西方国家的最大威胁来自苏联,一个强大中国的存在符合西方的战略利益。经过磋商,美国得出结论:一是只要美国反对,苏联就不敢轻易动用核武器;二是应设法将苏联的意图尽早通知中国,最后“让一家不太显眼的报纸把这个消息捅出去,美国无秘密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勃列日涅夫看到了也无法怪罪我们”。

  8月28日,《华盛顿明星报》在醒目位置刊登了一则消息,题目是“苏联欲对中国做外科手术式核打击”。文中说:“据可靠消息,苏联欲动用中程弹道导弹,携带几百万吨当量的核弹头,对中国的重要军事基地——酒泉、西昌导弹发射基地,罗布泊核试验基地,以及北京、长春、鞍山等重要工业城市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核打击。”果断提出了“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方针,全国很快进入了“要准备打仗”的临战态势,许多企业转向军工生产,国民经济开始转向临战状态,大批工厂转向交通闭塞的山区、三线,实行“山、散、洞”配置,北京等大城市开挖地下工事。

  在中国人民的决心和军事实力以及美国的施压下,10月20日,中苏边界谈判在北京举行,珍宝岛事件引发的紧张局势开始缓和。

  20世纪60年代中期,中苏边界谈判破裂后,苏联不断对中国进行武装挑衅,制造流血事件。乌苏里江上的珍宝岛成为双方边界斗争的焦点之一。

  珍宝岛位于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中方一侧,原是中国一侧江岸的一部分,后因江水冲刷成为岛屿,面积0.74平方公里,枯水期和中国江岸相连,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准则,珍宝岛无可争议地属于中国,井一直处于中国黑龙江省虎林县管辖之下。从60年代中期开始,苏联边防军拦阻中国边民进入珍宝岛,并制造了严重的边界纠纷。1968年冬,苏联对珍宝岛地区的武装挑衅活动更加肆无忌惮。从次年2月开始,只要中国人员一上岛,苏军就迅速出兵干涉,追击殴打。2月7日苏军还以冲锋枪向我巡逻队开枪射击。

  1969年3月2日上午8时40分,黑龙汀省军区公司边防站派出两个巡逻组执行珍宝岛巡逻任务。公司边防站站长孙玉国带领的第一巡逻组上岛被苏军发现后,苏军出动装甲车2辆,卡车、指挥车各1辆,开进珍宝岛南端。70余名苏联边防军人下车后一反常态,荷枪实弹,分4路对中方巡逻队进行包围。我方向苏方提出警告,并主动向岛内后撤,苏军无视警告,摆开战斗队形,一部向我方进逼,另一部向侧翼穿插,企图合围。这时,我第二巡逻组拦住了苏军迂回分队。9时17分,苏军突然开枪,打死打伤我方巡逻人员6人。我方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迅速自卫还击,将伊万及其7人指挥小组消灭。苏军利用装甲车的火力压制中方巡逻分队,其中1辆侵入岛北端,企图从侧后攻击我军。我岸上掩护分队当即以猛烈火力击退了苏军装甲车,并登岛反击。

  经过1小时激战,我军予敌以歼灭性打击,共打死打伤苏边防军60余人(其中击毙31人),击毁装甲车、指挥车、卡车各1辆,击伤装甲车1辆。我边防部队牺牲17人、重伤11人、轻伤24人,另有1名通信员失踪。

  苏军不甘心失败,迅速增调部队,多次侵入珍宝岛以及岛西侧的中国河道。为了应付事态的进一步扩大,按照上级指示,沈阳军区分散在各个支农点上的部队迅速收拢,在4天内进至指定地域,边进行战前思想政治动员,边进行战斗编组和临战训练。13日,工程兵分队在苏军车辆经常通过的珍宝岛西南侧江汉地区设置了小面积反坦克地雷场,反坦克炮兵隐蔽地进入前沿和纵深阵地。

  3月15日凌晨,苏联边防军10余辆装甲车集结于珍宝岛对岸。3时许,苏军出动装甲车6辆掩护步兵30余人从北端侵入珍宝岛。我边防分队1个加强排立即抢占珍宝岛东南部的天然棱坎,与登岛苏军形成对峙。中方用广播向苏军提出严正警告,但苏军置之不理。8时零2分,苏军首先开火,并以6辆装甲车配合步兵发起第一次冲击。我边防分队随即还击。某部营长冷鹏飞命令步兵分队消灭敌装甲车上的步兵,同时带领火箭筒组由阵地前出,待苏军装甲车进至70米处时突然开火,一举击毁2辆。战斗至9时16分,苏军的第一次进攻被击退。

  我军利用战斗间隙,调整射击位置,加固工事。9时46分,苏军的地面炮兵和坦克,对我军岸边阵地和岛上分队进行猛烈射击。10时10分,苏军又出动6辆坦克和5辆装甲车,向珍宝岛接近。其中4辆坦克由岛南端窜入中国江汊,迂回到我侧后;另外2辆坦克和5辆装甲车由岛北端侵入,企图前后夹击。苏联江岸上的火炮和机枪火力同时封锁中国江汊,拦阻支援。我方根据苏军坦克从中国江汊登岛比较困难的情况,决定在珍宝岛西侧留置少数兵力监视和狙击,集中兵力和反坦克兵器,抗击正面之敌。同时命岸上的无后坐力炮分队攻击迂回的苏军坦克。苏军坦克遭打击后,改变行动路线辆闯入雷区,履带被炸断,随后被我炮兵击毁。战至12时25分,苏军第二次进攻被击退。我军共击毁敌坦克1辆、装甲车2辆,击伤坦克、装甲车各1辆,并给其步兵以很大

  杀伤。13时35分,苏军的纵深火炮、岸边坦克炮和其他火炮,在侦察校射飞机引导下,对我防御阵地和公司边防站进行大规模炮火覆盖。炮击正面达10公里,纵深约7公里,持续2小时。15时13分,苏军100余人,在10辆坦克和11辆装甲车的掩护下,发起了第三次进攻。苏军部分坦克、装

  ——甲车在正面展开,担任火力掩护,其他部队分成两个梯队向我防御阵地轮番冲击,企图以优势兵力将我守岛分队挤走。我军采取以几个战斗小组围打1辆坦克或装甲车的战法,同时组织岸上步兵火力分割敌坦克与步兵,打乱其作战协同。15时30分许,我炮兵加入战斗,猛烈打击岛上的苏军坦克和装甲车,击毁击伤6辆。17时15分,苏军撤出珍宝岛。15日战斗激战9个多小时,我军顶住了苏军的6次炮火袭击和3次进攻,击毙敌上校边防总队长列昂诺夫以下60余人,打伤80余人,击毁击伤坦克、装甲车13辆,缴获军事装备一部。此次战斗,中国边防部队阵亡12人、伤27人。

  然而被炸断履带的1辆T—62型坦克留在中国江汉的冰面上,成为苏军入侵中国领土的铁证。因此,苏军千方百计想夺回这辆坦克,但是数次行动均告失败,仅将其弄沉。不久,我方将这辆坦克打捞上岸,并送到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展览。

  珍宝岛战斗中,我边防部队共击毁击伤苏联边防军坦克、装甲车17辆,击毁卡车、指挥车各1辆,毙伤200余人,缴获T—62型坦克1辆、各种枪31枝(挺)、弹药和军用物资一部。

  因为珍宝岛事件中,双方都是军事大国,并且也都是核大国,双方直接投入兵力虽然少,但边境其它地区却都陈兵百万,一旦双方关系处理不当,则会立刻暴发大规模冲突。具了解,苏联曾考虑因此而对中国使用,加上美苏对峙的政治背景,所以一旦冲突激化,必定会引起一场大战,这就极有可能是第三次世界大战,而在这场战争中,中美苏三国都极有可能动用,从而引发一次核大战 ,若此事处理不好,其后果将极其严重

  展开全部珍宝岛位于黑龙江省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平方公里,历来为中国领土。1967年1月至1969年2月,苏方入侵珍宝岛16次。1967年11月底,中国边民在珍宝岛北面不远的七里沁岛冰上捕鱼,苏军上前干涉,中国边防部队闻讯赶来保护边民,双方发生争斗,我方伤100多人,苏军伤10人左右。1968年1月5日,苏军又出动装甲车在七里沁岛冲撞中国边民,撞死、轧死中国边民5人。

  七里沁岛流血事件发生后,提出做好“军事上配合外交斗争”的准备,并强调:只有苏方开枪打死打伤我方人员时,我边防部队才可以开枪自卫还击。1969年3月2日凌晨,我军上珍宝岛待命,如苏方武力干涉我方巡逻,将视情况给予支援。

  陈绍光带着巡逻队在岛上遭遇苏军。几辆装甲车在一辆指挥车的带领下,冲着他们驶了过来。从装甲车里爬出来的伊万上尉,手里举着一根大棒子。

  接着又从装甲车上跳下来30多个苏军士兵,个个手持大棒。指挥车中钻出来几名军官,苏军中校杨辛对陈绍光说:“我看你顶多是个少尉,本来你无权和我对话,现在你们已经侵入了苏联的达曼斯基岛(苏联称珍宝岛为达曼斯基岛),我命令你们立刻退出去!”

  “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如果你不懂历史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就是按不平等的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这一段的边界以主航道划分,珍宝岛也是中国的,你们已经入侵中国领土了,请你们立即走开!”陈绍光说。

  伊万上尉见自己的顶头上司理屈词穷,便在一边说:“少跟他们啰嗦,叫他们尝尝大棒子的滋味。”

  杨辛道:“你们不了解我们的政策,我们不是帝国主义国家,我们讲和平,讲友谊,从不侵略。”

  “你们入侵捷克,不是侵略吗?在中苏边境陈兵百万也是为了和平吗?”陈绍光问。

  杨辛见几个苏联士兵正听得出神,不由火冒三丈:“不要听他的反苏宣传,全是一派胡言,把帽耳朵放下来,不要听!”

  3月2日早上6点多钟,我军边防站站长孙玉国带着巡逻队上岛了。孙玉国带着第一小组走在前面,排长武永高带第二小组走在后面。

  这时从苏联境内两个边防站开出来两辆装甲车、一辆军用卡车和一辆指挥车。车速很快,向珍宝岛急驶而来。卡车上苏军士兵头戴钢盔,荷枪实弹。他们抢先赶到了珍宝岛的东侧,挡住了第一小组边防巡逻分队的去路,并试图从三面包围我军边防部队。

  孙玉国一边向苏联边防部队发出警告,一边命令中国边防部队向岛西撤去。退到无路可退时,苏联边防部队开枪,我军边防部队6名战士牺牲。

  潜伏的侦察连开始还击。陈绍光带领尖刀班作战,多处负伤。当苏联边防部队突然开枪的时候,巡逻战士于庆阳身边的几名战友倒下了,他端起冲锋枪朝敌人冲了过去,5个敌人在枪声中倒下。他看到小树林的后面有一挺机枪正在向这边射击,战士们被机枪火力压得抬

  不起头。他抓住敌人机枪手更换弹夹的时机,一梭子子弹解决了机枪手。就在这时,从他的侧面飞来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

  于庆阳仍然向前冲了6步,手中的冲锋枪吼叫着,当他倒下去的时候,仍然保持着冲锋的姿势。

  我军边防部队发起冲击后,苏联边防部队开始向后撤退,尔后登上装甲车开始向苏联境内后撤。

  此时,第二小组遭遇了苏联伊万上尉率领的边防军,双方在冰面上发生激烈争执。

  这时,珍宝岛的中间传来了枪声,伊万上尉准备掏枪,周登国看到,立刻端起了冲锋枪。伊万正要抠动扳机,周登国抢先开火把伊万打倒,其他苏军士兵有往回跑的,有原地卧倒的。我军边防部队一齐开火,歼灭了伊万带领的7人指挥小组。

  3月15日凌晨3时,在珍宝岛上潜伏待敌的侦察排排长于洪东,看到对岸苏军的6辆装甲车开到了江边,从车上跳下来30多个苏军士兵,手端冲锋枪,在岛的东北部丛林里隐藏了起来。

  8时整,孙玉国带领着12人的巡逻队上岛,走到敌人潜伏的东北部,快要进入敌人的伏击圈了,孙玉国便命令巡逻队停下来,在敌人面前晃来晃去,就是不朝前走。苏军忍不住,向巡逻部队开了第一枪。

  5分钟之后,苏军3辆装甲车引导步兵20多人,沿着封冻的江面,向孙玉国率领的巡逻队的位置冲了过来。这股敌人正好撞在了于洪东潜伏分队的枪口上。

  9时46分,苏军第二次进攻开始。苏军正面3辆坦克、3辆装甲车引导,吸引我军的火力。

  由于岛岸太高,苏军正面的坦克无法登岛作战,引导步兵被我军火力打得抬不起头来。坦克只好停在江面上,不断用坦克上的滑膛炮向岛上轰击。

  突然,4辆苏军坦克和两辆装甲车,绕过了岛南端,从中国内河的岛西江汊上包抄过来。于洪东随即命令战士:“用四○火箭筒,敲它两炮,把他们引到雷区。”炮击使苏军发怒了,一下子就冲进了雷区,一辆坦克履带被炸断。两辆装甲车也歪倒在了江面上。苏军坦克将后面挡道的装甲车撞碎,从原路逃了回去。

  苏军的步兵几次欲冲过来抢那辆被打坏的坦克,都被我军的炮兵拦了回去。一名苏军上尉从坦克里跳了出来,没有跑出几步远就被于洪东射中。于洪东又将一颗手榴弹丢进了坦克内。苏军的中校指挥官杨辛就在这辆坦克里被炸得血肉模糊。后在苏军重型大炮接连不断的猛轰中,坦克从震裂的江面沉入了江底,不久被我军打捞出来。这辆坦克现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的展厅里。

  苏军指挥所里,边防总队队长列昂诺夫看到进攻受挫,下令让在江边待命的70多辆坦克一齐杀过江去。突然,一发炮弹准确地落在了指挥所的顶上,指挥所炸塌了。列昂诺夫还没有直起身子,一颗飞来的流弹不偏不倚击中了他的心脏。

  珍宝岛冲突爆发后,8月20日,苏联驻美大使多勃雷宁奉命在华盛顿紧急约见了美国基辛格博士,向他通报苏联准备对中国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苏联的意图非常明显:希望美国保持中立。

  可美国认为西方国家的最大威胁来自苏联,一个强大中国的存在符合西方的战略利益。经过磋商,美国得出结论:一是只要美国反对,苏联就不敢轻易动用核武器;二是应设法将苏联的意图尽早通知中国,最后“让一家不太显眼的报纸把这个消息捅出去,美国无秘密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勃列日涅夫看到了也无法怪罪我们”。

  8月28日,《华盛顿明星报》在醒目位置刊登了一则消息,题目是“苏联欲对中国做外科手术式核打击”。文中说:“据可靠消息,苏联欲动用中程弹道导弹,携带几百万吨当量的核弹头,对中国的重要军事基地——酒泉、西昌导弹发射基地,罗布泊核试验基地,以及北京、长春、鞍山等重要工业城市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核打击。”果断提出了“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方针,全国很快进入了“要准备打仗”的临战态势,许多企业转向军工生产,国民经济开始转向临战状态,大批工厂转向交通闭塞的山区、三线,实行“山、散、洞”配置,北京等大城市开挖地下工事。

4987铁算盘| 香港一品堂| 金财神开奖| 香港凤凰天机| 老奇人心水| 4887铁算盘资料删除| 118现场开奖| 9048红姐图库| 状元红论坛| 香港雷锋网|